活動指南 媒體報道 重點活動 省直板塊 地市板塊 特約商戶

被改變的閱讀——『墨香』漸淡 『深淺』融合
 稿件來源:中安在線-安徽日報 發布時間:2016-08-30 03:39:55 作者:陳樹琛

  『書猶藥也,善讀可以醫愚』;『書是人類智慧的結晶,也是社會進步的階梯』……古往今來,倡導讀書的名句數不勝數,讀書的重要性可見一斑。如今,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人們幾乎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閱讀,以往在時間和空間上對閱讀的限制,已經被移動互聯網的技術全都解除,而閱讀的碎片化、快餐化、娛樂化、功利化等現象則廣受詬病。

  網絡時代,墨香閱讀和指尖瀏覽,到底哪一種能通向未來?

  現象

  數字化閱讀成趨勢圖書城裡也很熱鬧

  8月26日,合肥長江路安徽圖書城,由省委宣傳部牽頭組織的『文化進萬家共築中國夢』第三屆安徽文化惠民消費季活動在此拉開帷幕。圖書城人頭攢動,選書、讀書的顧客摩肩接踵,收銀臺付款買書的顧客也排起了長龍。

  『有些人誤以為現在書店很冷清,大家都選擇在手機、電腦上看書,其實不然,整個暑假,圖書城裡都很熱鬧。 』圖書城收銀員告訴記者,去年8月以來,安徽圖書城重裝開業,對體量近1萬平方米的閱讀生活空間進行了全方位的設計編排,更加倡導隨時隨地閱讀、隨心所欲閱讀,每天都吸引著大批讀者的到來,『有限的座位經常滿座,很多人就隨地坐著看書。 』

  近日公布的第13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2015年我國成年國民圖書閱讀率為58.4%,整體呈全面上昇態勢,顯示出閱讀受到更加廣泛重視。與此同時,數字化閱讀(網絡在線閱讀、手機閱讀、電子閱讀器閱讀、光盤閱讀、Pad閱讀等)更是呈現出迅猛發展的態勢。受數字媒介迅猛發展的影響,我國成年國民數字化閱讀方式的接觸率連續7年持續上昇,2015年達到64.0%,超過紙質圖書閱讀率5.6個百分點,其中60%的成年國民曾進行過手機閱讀。

  記者了解到,2009年,當國民閱讀調查第一次將『數字化閱讀』納入其中時,當時只有24.6%的人有數字化閱讀行為;2015年,這個比例為64%。成年國民上網比例的提高是數字化閱讀人數增加的一個重要原因,當然,更重要的原因還是手機閱讀迅速發展。

  網絡時代,公共圖書館也在嘗試著向數字化方向轉變,開始走向資源數字化。記者從安徽省圖書館獲悉,安徽的公共圖書館近年來積極探索利用移動互聯網、數據庫和雲技術,一方面收集讀者的閱讀需求,加快圖書的更新速度;另一方面,不斷豐富和方便圖書的檢索、續借、預約等各項服務,數字圖書館推廣、公共電子閱覽室建設等正在不斷推進。同時,還轉變了被動等讀者上門的思路,主動『走出去』,建立『流動圖書館』,為廣大讀者提供閱讀公共服務。

  爭論

  『淺閱讀』即時方便『深閱讀』更具情懷

  『碎片化閱讀當然我也會,比如我收藏了很多很好玩的微信公眾號,但是讀書是一輩子的事情。 』在安徽圖書城,來自阜陽的魏蔥蔥先生正在細心挑選書籍,他表示,自己看書很雜,『電子書也會看,但是隨手做筆記不方便,看著沒感覺,缺少一種讀書的情懷。 』

  一旁抱著本書正讀得津津有味的大學生小劉也比較贊成讀紙質書,她對記者說,電子閱讀的優點明顯,但是缺點就是無法進行『深閱讀』,不能進一步的思考,『書本閱讀能讓人們靜下心來沈思冥想,電子閱讀信息量太大,容易讓人們陷入「信息越多、有用的不多、思考的越少」的「淺閱讀」困境,難以形成思想上的啟發,容易造成依賴網絡、學識淺薄的問題。 』

  的確,伴隨著數字化閱讀方式的興起,與之相關『淺閱讀』『閱讀內容蕪雜化』等問題便陷入了不停地討論之中。但是毫無疑問的是,還是有很多人接受了數字化閱讀方式,並且樂在其中。

  即將於今年9月就讀於中國科技大學的劉曉敏同學認為,隨著移動互聯網興盛、普及,會有越來越多人傾向於選擇數字化閱讀方式,年輕人更為普遍,『我和很多同學已經習慣了「數字化」,有時候就連參考書也會想找電子版。 』她說,她之所以會選擇用網絡閱讀,純粹是因為閱讀方便,『有時候很想看書,可去書店太花時間,要不就是買回家後勁頭就過了。還不如在網上看,想看什麼上網一搜就有,可以隨時隨地閱讀。 』

  值得注意的是,『一深一淺』兩種閱讀路徑本可以並行不悖,但目前似乎陷入『一冷一熱』的境地。比如,目前網絡上比較認同的一種現象是,長篇深論不受待見,『微言大義』頗有市場。大部頭的論著不時興了,人們更願意讀簡短的信息,喜歡段子,熱衷看『一張圖讀懂』…… 『如果想了解一下基因的相關知識,很多人只會百度一下,不會專門去閱讀《自私的基因》這樣的科普著作。 』網友『一定要瘦的逗兒』評論說。

  展望

  數字化風潮之下,『深淺融合』是大勢所趨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數字化閱讀接觸率上昇也就成了必然結果。那麼,面對這種趨勢,我們通常意義上的『閱讀』又該走向何方呢?

  采訪中記者欣慰地發現,無論選擇哪種方式,大家都共同認識到,讀書始終是一個歷久彌新、動人心弦的主題,它惠澤於人們的不僅是知識的增加,而且更在於精神的感化和性情的陶冶。至於通過哪一種方式讀書,則取決於每個人不同的情況。在這方面,一些讀書『大咖』的讀書方式或許值得學習。

  作為國內最早擁有電腦的作家之一,著名作家梁曉聲先生至今仍堅持用筆寫作,堅持傳統紙質閱讀。他認為傳統閱讀是無法取代的,完美的閱讀方式應是數字化閱讀與傳統紙質閱讀二者的結合,既享受數字閱讀帶來的便利,也要繼承傳統閱讀的優勢,能在時代的匆匆腳步裡靜下心來,沈淀下來,深入思考。

  韜奮基金會理事長聶震寧也提出了相似的觀點。他認為數字化閱讀效率有待提高,碎片化、娛樂化、功利化和快餐化的淺閱讀趨勢,不利於深度的人文修養。他提出要建立多層次的閱讀觀,正確對待碎片化閱讀,『碎片化閱讀會給我們帶來更多自由的閱讀和交流,這是時代趨勢,但也要將深度閱讀提到一個更高的程度來強調。 』

  同時要看到,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我們目前進入了微時代,微博、微信、微店、微視頻等營銷盛行一時,碎片化閱讀也成了一種常態化的閱讀方式。應當主動去適應這種趨勢,把優質紙質閱讀內容變得適於數字化傳播,只要方法得當,數字化閱讀的內容可以『深起來』,而紙質書籍的內容也可以『活起來』,進而逐步形成一種更適應移動互聯時代的閱讀新方式。

技術支持:中安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