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活動指南| 媒體報道| 組委會板塊| 省直板塊| 省轄市板塊| 特約商戶| 服務鄉鎮| 補貼進展| 互動專區| 往屆回顧

2017黃山書會三皖籍作家空降江城 纔情江南與江城的相遇
 稿件來源:鳳凰網安徽 發布時間:2017-09-11 14:47:37 作者:

    圖為讀者見面會現場

  上月末,2017年黃山書會正式拉開序幕。上周末,黃山書會走進蕪湖——在蕪湖分會場讀者見面會上,著名皖籍作家趙焰、錢紅麗、胡竹峰來到銀泰城新華書店,與讀者面對面交流。眾多蕪湖市文學愛好者紛紛趕來,聆聽三位作家的分享。

  黃山書會增強互動性三作家與蕪湖結緣

  記者了解到,此次這三位皖籍作家能有機會來蕪,緣於今年黃山書會的改變。『作為第四屆安徽文化惠民消費季的重要文化活動之一,與往年相比,今年的黃山書會增強活動的專業性、互動性、輻射性和實效性,時間也從去年的2天延長至今年的19天。』據新華書店相關負責人介紹,在今年的黃山書會中,主辦方特邀了50餘位全國知名作家、詩人走進安徽多個地市開展講座、互動、簽售等閱讀活動,旨在讓黃山書會由點及面在全省發揮閱讀帶動作用,讓市民書會帶動全民閱讀,盡享天地之美,閱讀之樂。

  而這50名作家中,最終,趙焰、錢紅麗、胡竹峰三人與蕪湖市的緣分最深,空降蕪湖市舉行了讀者見面會,而他們也都是當下安徽文壇中的翹楚:趙焰,安徽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安徽商報》常務副總編,其創作形式多樣,以文筆暢達、思想通透見長,多種作品在全國有較大影響,深受讀者喜愛,此次來蕪帶來了作品《千年徽州夢·老徽州》《思想徽州·徽商六講》《行走新安江·徽之味》《異瞳——當關羽遇見貂蟬》;胡竹峰,作家,媒體人,曾獲得過第三屆『紫金·人民文學之星』散文獎和十三屆滇池文學獎,此次來蕪帶來的作品有《不知味集》《民國的腔調》《閑飲茶》等;錢紅麗,作家,媒體人,曾於二十多家媒體開設專欄,此次也帶來了《一輩子歷歷在》、《一人食一粟米》兩部作品。

  活動當天,新華書店內的小會場座無虛席,不僅有很多文學愛好者早早地等著,還吸引了許多家長和孩子們。見面會一開始,三位作家首先便談及了他們與蕪湖的『緣分』。『我一來到蕪湖就覺得特別親切,因為我的大學四年是在蕪湖度過的。』趙焰如是說,他已從安徽師范大學畢業了30多年,在他看來,蕪湖的發展日新月異,每一次來他都感覺蕪湖越來越好。胡竹峰則是第一次來蕪湖,『雖然是第一次來,但是在蕪湖有很多我喜歡的作家,可以說我和蕪湖神交已久』。而三人中,錢紅麗無疑對蕪湖的感情最深,『蕪湖是我的第二故鄉,我在蕪湖生活過15年,我甚至還經常夢見自己在蕪湖的書店裡看書……』此次以作家的身份重回蕪湖讓錢紅麗感慨萬分,『我的寫作也是從蕪湖起步的,來到這裡真的是百感交集。』

  暢談文學和寫作來蕪『采擷江南纔情』

  因為趙焰、錢紅麗、胡竹峰三人作品的筆觸多涉及江南,而三人也都是『江南人』,所以此次三位作家在蕪見面會的主題是『纔情江南』。活動現場,幾位作家紛紛對此次主題有了不一樣的解釋和看法。

  此次來蕪簽售作品中,趙焰的作品多是系列地對徽州文化的研究,胡竹峰和錢紅麗的作品雖沒有直接地描寫江南,但他們散文的格調也或多或少有著江南味道。『「江南」已成為我們的一種心性。』活動中,三位作家紛紛表示,他們認為,『纔情江南』就是他們寫散文的一種姿態——一種心安理得地偏安一隅。

  『與其說我們過來的主題是傳播江南纔情,不如說我們此行來的目的是沿途采擷蕪湖的江南纔情。』胡竹峰說,隨著書會他們一路南下、和讀者面對面、暢談作品談文學,在他看來,這些都是在為以後的作品采集素材,『蕪湖也有著深深的江南味道,通過此次互動,我希望這也為我們以後的作品增添不一樣的「江南春色」。』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趙焰、錢紅麗、胡竹峰三人,正好分別代表著60後、70後、80後三個不同時代。雖然他們三人的散文一些共同之處,但實際上,他們的寫作風格大相徑庭。活動現場,三位作家就各自剖析了寫作風格的養成。

  『為什麼趙焰老師的徽州寫得好,因為他曾經生活在徽州那個地方,他的血液裡面就有徽州的元素。』互動中,胡竹峰認為,兒時的生活經歷最能影響一個人的寫作風格,『像我和錢紅麗,就沒有趙焰老師的經歷,但是很幸運的是,我們也趕上了中國農耕文化的尾巴,我們出生的年代還有瓦房、有青磚,所以我們的筆下,有很多關於農耕、關於大自然風物的描寫。』在胡竹峰看來,這些童年的經歷是十分寶貴的,成為他們一輩子的寫作根基。

  而趙焰則表示,除了這些感性的東西外,寫作也離不開理性的部分,在他看來,曾經在徽州長大的經歷固然重要,不過後天對於徽州文化系統地研究也是其目前寫作風格養成的重要原因。『在2000年左右,因為工作原因,我需要對徽州進行系列報道,於是我開始展開了對徽州文化的系統研究,讀了很多很多書,了解了徽州文化的方方面面……從那個時候起,我開始著手寫關於徽州文化的散文。』趙焰回憶說,也因為對徽州的研究,促使了其後來對晚清民國文化的興趣和寫作,逐漸慢慢地形成了他如今的寫作思路和風格,『說到底,如今在我的寫作中,感性和理性是交雜在一起的。』

技術支持:中安在線
安徽文化惠民消費
掃描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