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安徽新聞人物當代風流

44歲安徽青陽縣人武部政委去世 戰友撰文深情緬懷

時間:2017-11-13 06:40:18

  [編者按]卞曉軍,東部戰區陸軍駐寧某團原政委,任職7年。今年5月,服從軍改大局,交流到安徽省池州市青陽縣人武部任政委。10月19日,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突然離世,倒在工作崗位上,倒在強軍奮斗的征程上。走的時候,纔44歲,正值英年,父母健在,女兒未成年,令人惋惜;走的時候,身邊沒有一個親人,陪伴的只有那套心愛的軍裝……今以此文悼念。

  兄弟,入冬了,南京已初生寒意,天國沒有冬天吧!你走的時候可沒帶冬裝啊。

  兄弟,你這次做得有點過了,不辭而別,說走就走,這可不是你的個性。噩耗傳來,如山崩地裂,無法相信,我不由自主地拔通你的電話,卻聽不到你的聲音。我把消息告訴陳海濱時,他正在回鹽城路上,先是愕然,接著就泣不成聲。

  兄弟,動筆前我還在翻看你的手機號碼,大熟悉了,我不願刪去。留著它,總覺得你還在我視線內;留著它,我隨時還可以找到你。我冥冥中覺得,你僅僅是一次遠行,只不過時間長一點,距離遠一點,歸來後還會用這個號碼聯系我。

  兄弟,我倆相處十幾年了,彼此之間怎麼樣?不用我說了吧。見皮識骨,張口見心啊!此時此刻,你仿佛就站在我眼前,習慣性掏出一支煙,然後雙手捧著火機點著,動作還是那麼嫻熟、那麼瀟灑,桔黃火光照著你清亮的臉。好吧,借這臺煙的功夫,咱兄弟倆坐下來聊聊。

卞曉軍生前照片。 本文圖片均來自『人民前線』微信公眾號

  兄弟,我找你的麻煩不少,公事私事都有,沒有忘記吧?先說公事。去年上級巡視組轉場到南京,提出要在內部招待所居住,最好離基層遠一點,不要乾擾部隊的正常生活。我想來想去,只有你們團的培訓樓合適。但我也清楚,因為改革不少工作暫時擱置,你們很長時間沒有承擔培訓任務,樓也長時間沒用了。但實在沒有比這更合適的地方了,我只得把任務交給你。你二話沒說,親自帶人突擊搞衛生、曬洗被褥、調試熱水,臨時抽組炊事班保障。房間有霉味,你帶著手下用烘乾機一個個房間烘,周到細致,巡視組的同志住了半個多月,都覺得很舒適。再說私事。那是2010年上半年,我兒子即將上小學,想去某私立名校,可那沒有一個熟人。想到你在南京長大,認識一些人,於是毫不客氣找你麻煩,你爽快答應。第二天我倆一同去找該校分管校長,但他不是很好說話,我有些生氣。回來的路上,你見我滿臉不悅,不斷地開導我。『別氣餒啊,慢慢來。』『你呀,在大機關待慣了,平時都是別人仰視你,放下身段求別人的事做不來。』『小孩的事是大事,光賭氣不行,要有耐心。』我知道你說得有道理,但還是有些氣。一個月後,你打電話告訴我,事情搞定了,小孩去報名就行了。盡管小孩後來沒有去這所學校就讀,但我打心裡還是感謝你,感謝在異地他鄉有你這麼一個好兄弟。

卞曉軍生前照片

  兄弟,你生過我一次氣還記得嗎?2014年,你們單位任務重,年度工作表現突出的人很多。仗好打,功難評。年底評功評獎,你們掂量來掂量去,覺得年度內立功指標不夠。你打電話來說:准備以單位名義上請示件,申請追加6個立功指標。我說,口張得太大了,我們對上申請不到那麼多。後來,追加數只給了你們申請數的一半。沒過多久,上級黨委研究直屬部隊當年度主官獎勵,因為你在團主官崗位上工作成績突出,任職時間也較長,綜合考慮,決定給你記三等功,這是求之不得好事。可消息傳出,你卻不高興了,跑來和我『胡攪蠻纏』:『這是什麼意思,我們申請追加的立功只給那麼一點,最後又給我記一功,單位怎麼看我,知情的還好,不知情的肯定會以為我損公肥私,借機佔了單位指標。』『你工作接點地氣好不好,我們領導要什麼獎勵,最需要鼓勵的是基層一線。』『還能不能改啊,我的功不記了,把這個指標追加給我們團。』我反復向你解釋:記功是組織決定的,任何個人決定不了,我又能起什麼作用;主官記功不佔團裡指標,和追加多與少沒關系;組織決定的事情,你以為六月天孩子的臉——說改就改?『萬丈高樓平地起,你不提名,不就沒有我了嗎?』你不依不撓。

  你真還沒有什麼事這麼較真過。我看著你,想生氣卻怎麼也氣不起來。其實立功的一套程序你比誰都清楚,你和我『瞎攪和』,無非是兩點:一是我倆很熟,所以纔『有恃無恐』;其次是對追加的指標不滿意,沒能為單位、為官兵爭得最大利益。是的,這就是你,為自己的事向來羞於出口,為兄弟們的利益卻分厘必爭。

  兄弟,你當著我的面流過淚,你還記得嗎?去年有一段時間,你們班子內有點小磕磕碰碰,存在不和諧的苗頭。其實,這也很正常,牙齒還經常咬到舌頭呢。但是苗頭不及時摁住就可能演化為勢頭,那就麻煩了。作為主管部門領導,我先是作了一番了解,然後找你們談話。你是黨委書記,班子中的『領頭羊』,自然是我談話的重點對象。那次談話,有兩個細節,讓我印象深刻。一個是,你對我設防。自始至終都在檢討自己,『任職時間長了,標准不如任職之初了』『認為自己老資格了,聽取班子裡其他同志意見少了,直接拍板的多了』『班子的問題都是我的問題……』等等,整個過程沒說到其他同志半點不是,事情都自已扛著、背著。其實,有些情況我是掌握的。沒想到,我倆這麼多年交往,你對我也防一手。但我不怪你,你一定有你的考慮,你或許認為這是『家事』,『家丑不可外揚』,家事可以掌控;你或許認為背地裡說人不地道,寧在人前罵人,也不在背後說人。第二個是,你哭了。談話是以探討方式進行的,沒有批評,沒給你壓力。也許正因為這種方式觸動了你的心弦,談著談著,你哽咽了,你眼淚出來了,你拿抽紙擦試了。室內一陣默然,我也不知所措。男兒有淚不輕彈。我想,這眼淚裡包含太多的東西。有自責、有榮譽、有愛護、有隱忍、有不容易,同時也傳遞給我另一種信號,那就是你帶好班子的信心,這眼淚就是錚錚誓言。我的預言沒錯,從那以後,你們班子內部和諧了,順暢了。

卞曉軍生前照片

  兄弟,你申請去外地交流任職,我們深感意外,你知道麼?今年3月,上級分配下來少量交流到省軍區系統任職名額,正在組織人員摸底的時候,你剛好來機關開會,向我表達想參加交流的想法。我凝視你半天,沒有說話。我心裡在想:你團政委都乾7年了,單位和家都在南京,如果提昇不了,那就『向後轉』唄,還跑到外地去折騰啥?!『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我問。『誰能和你開這種玩笑。』你急了。然後,你點了一支煙,和著煙霧吐出了你的心裡話:『改革正在推進之中,下一步直屬單位的改革也要啟動,又有一批領導乾部會編餘、待消化,何不趁這個機會把我先「消化」了,走一個你們就省心一個。當然,我也可以選擇轉業,但不瞞你說,我對這身軍裝有感情,對這份職業很崇敬,我現在還不想轉。』你的這番話既真摯又理智,直來直去,卻昭然內心,從中我讀到了你對職業的熱愛、對組織的理解、對大局的支持。

  離開建制部隊、離開繁華都市、離開妻子女兒、離開親朋好友,到外地一個陌生的地方重新來過,作出這一決定是需要勇氣的,可你當時卻那麼淡定。我內心雖有幾分不捨,但看到你去意已定,也不好過多言說,我只能如實地向組織匯報了你的想法,首長們也感到意外,但還是尊重了你的選擇。不久後,一紙任命,你到安徽省軍區池州軍分區青陽縣人武部赴任,走的時候十分匆忙,甚至沒來得及和戰友道別。到青陽沒幾天,你給我打來電話,笑聲朗朗,言詞鏗鏘,你說對青陽的印象很好,在這邊精神放松、心情舒暢,少了帶部隊的那份沈甸甸的壓力。

  兄弟,我倆的約定你還記得嗎?挑選經濟適用房時,我倆相約選了門對門,一輩子做鄰居。房號拿到那天,你特別開心,電話那頭對我滔滔不絕。你說:我們選同一家裝飾公司,用一樣的材料,裝一樣的風格,兩家如一家;你說:住進去後,我們兩家輪流開伙,我倆輪流下廚,我燒湘菜,你燒淮揚菜,讓家屬小孩吃得有勁道、嘛嘛香;你說:待我們退休了,待我們老了,一起散步、一起爬山、一起摜蛋、一起釣魚、一起游遍祖國大好河山……你說得繪聲繪色,我仿佛看到入住後,我們兩家的幸福生活就在眼前。可是,房子還沒入住,你卻突然離去,讓我肝腸寸斷,以淚洗面。

  兄弟,你不在的這段日子裡,妻子慶紅很堅強,她把一切都扛起來了,她在,天蹋不下來。女兒小小也一夜長大,參加第12屆中新國際音樂比賽拿了大獎,直接入圍新加坡總決賽。母女倆雖有悲痛,但沒包袱,因為在她們心裡,你僅僅是出趟差而已,或許是錯過了返程車次,晚回來那麼幾天;或許此刻你正在返程的途中,歸心似箭!

  兄弟,你走的時候正值丹桂綻放,滿庭芳香。我搖落一樹桂花,泡制了一壇佳釀。此時,已醇香四溢,雅逸延綿,宛如你的為人。我溫了一壺,等你對飲……

原標題:一位大校悼念戰友的泣淚之文:兄弟,我溫著酒等你!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  編輯:毛書兵
  • 徽文化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今日我是黃山友(藝術走筆)

巢湖民歌演唱會在肥精彩上演

關之琳顯露時尚天分 設計品牌再開新店

吳宇森:我不是大師,我只是喜歡電影

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網購刷單、...

招商銀行推出U-Bank X 金融科技賦能企業網銀新『U』勢

2018世界杯用球發布 致敬經典黑白塊...

秘魯名模發布寫真助陣世預賽

早餐四原則:主食肯定不能少

昆凌坦言生完二胎身體變差 產後這些事兒你得注意!

24小時新聞排行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廣告發布誠信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