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安徽新聞社會大觀法制

省高院發布消費者維權典型案例 為消費者維權指路

時間:2018-03-14 00:46:24

  銀行卡被他人盜刷,銀行是否承擔責任、乘客乘坐網約車遭遇交通事故,誰來擔責、超市出售過期食品,消費者如何維權.............3月13日,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部分消費者權益保護典型案例,為消費者維權指路。

  案例1

  耿某與蒙城農村商業銀行銀行卡糾紛案

  提示

  非因持卡人過錯導致銀行卡被他人盜刷的,發卡行應承擔先行賠付的責任。

  案情簡介

  2011年10月29日,耿某在蒙城農村商業銀行開設個人結算戶(存折),並辦理了銀行卡一張。2016年3月28日晚,耿某的手機陸續收到15條短信,提示累計支出資金86750元,耿某立即撥打了96669客服熱線,詢問卡內資金被無故轉出的原因,並按照客服要求操作,對銀行卡密碼進行修改,並進行了口頭掛失。成功掛失後,耿某撥打110報警。耿某起訴銀行,要求賠償86750元損失。

  裁判結果

  蒙城縣人民法院審理認為,耿某是儲蓄存款合同的一方當事人,是銀行卡合法的持卡人,銀行卡持有人雖有妥善保管自己賬戶密碼的義務,但銀行沒有證據證明銀行卡持有人存在泄露銀行卡信息和密碼的過錯的情況下,卡內的存款被盜取,銀行應承擔賠償責任。蒙城農村商業銀行關於本案是刑事案件的說法是對盜取行為性質的認識,而本案審理的對象是耿某與蒙城農村商業銀行之間發生的儲蓄存款和銀行卡糾紛,是平等主體之間民事糾紛,與刑事案件無關。遂判決:蒙城農村商業銀行賠償耿某存款本金(人民幣)86750元。

  蒙城農村商業銀行不服,提出上訴。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蒙城農村商業銀行對耿某存在密碼泄露的過錯行為負有舉證責任,耿某在銀行卡被盜刷之前通過網上支付及其他方式進行交易,不能必然得出是由於耿某對銀行卡保管不善造成密碼泄露;銀行對儲戶存款具有安全保障義務,應當確保銀行卡內的數據信息不被非法竊取並加以使用,並且蒙城農村商業銀行作為銀行卡的發卡行及相關技術、設備和操作平臺的提供者,在其與儲戶的合同關系中明顯佔據優勢地位,理應承擔偽卡的識別義務。耿某在發現銀行卡發生非正常交易後,立即電話掛失和報警,說明其已盡到基本的謹慎注意和及時通知義務,蒙城農村商業銀行違反了保障銀行卡內資金安全的合同義務,應承擔違約賠償責任。另外,從利益衡量角度,因偽卡盜刷產生的損失風險,先由銀行承擔能更好地真正保護金融消費者的合法權益。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2

  權某與滁州百姓緣公司紫薇店等四家公司的責任糾紛案

  提示

  經營者提供商品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價款的三倍

  案情簡介

  2015年11月8日至9日,權某先後在滁州百姓緣公司紫薇店購買銳泰紅外線苹果按摩枕61個,單價289元/個,合計人民幣17629元,權某付款後,滁州百姓緣公司紫薇店向其出具了發票。該產品由瑞安寶斯奇公司生產,滁州泰銘公司從瑞安寶斯奇公司購入後,又出售給滁州百姓緣公司。2015年12月,權某訴至法院,認為該產品包裝上標注『央視廣告品牌』、『中國著名品牌』存在消費欺詐,同時使用說明書中標注『調整內髒功能,增強人體免疫力』等治療疾病的宣傳,違反了中國保健協會《保健功能紡織品行業規范宣傳用語》的規定,故要求返還貨款17629元並支付賠償金52887元。經查,評定涉案產品為『中國著名品牌』的『中國名牌產品培育委員會』、『中國品牌調查統計中心』不具備『中國著名品牌』法定評定資格;中國中央電視臺廣告經營管理中心於2015年7月29日聲明未頒發過『央視廣告品牌』的名稱。滁州百姓緣公司紫薇店系滁州百姓緣公司的下屬非法人單位。

  裁判結果

  滁州市琅琊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中央電視臺並沒有發布過『央視廣告品牌』的稱號,即使涉案產品在央視做過廣告,也不宜在產品外包裝上標注『央視廣告品牌』等標識,且瑞安寶斯奇公司提交的在央視投放廣告的證據系復印件,真實性無法核實,故認定涉案產品標注『央視廣告品牌』構成欺詐消費者;『中國名牌產品培育委員會』、『中國品牌調查統計中心』不具備『中國著名品牌』法定評定資格,其認定的中國著名品牌結果應為無效結果,且證書的有效期截止至2014年12月,涉案產品生產日期為2015年6月,故涉案產品標注『中國著名品牌』亦構成欺詐消費者;至於產品說明書中標注該產品『緩解疲勞、酸痛、改善血液循環,加快新陳代謝;理氣養血,調整內髒功能,增強人體免疫力』等功能,因上述標注內容並非治療疾病的宣傳,故不屬於違規。由於權某在本案中僅要求銷售者滁州百姓緣公司承擔,未要求滁州泰銘公司、瑞安寶斯奇公司承擔責任,遂判決滁州百姓緣公司退還權某貨款17629元,並支付三倍賠償金。滁州百姓緣公司、瑞安寶斯奇公司不服,提出上訴,主張其不存在欺詐,且權某不是消費者。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瑞安寶斯奇公司的行為構成虛假宣傳,對消費者存在欺詐行為;通常購物者應當認定為消費者,購買數量多、是否明知產品存在問題並不影響權利的主張。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3

  高某與上海霧博公司、王某網約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

  提示

  乘客在接受網約車服務過程中,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損害的,網約車平臺公司作為承運人,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案情簡介

  2016年9月15日,高某在上海霧博公司即『優步』的APP軟件平臺上,預約車輛出行,上海霧博公司指派王某駕駛的小型客車予以接單。王某在搭載乘客高某後發生交通事故,造成車輛受損及乘車人高某等人受傷。經安徽省肥東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認定,王某負事故的全部責任,高某等乘車人無責任。高某受傷後,被送至肥東縣人民醫院住院治療,診斷為:右肱骨骨折,同年9月18日出院,醫囑:轉上級醫院繼續治療。當日,高某轉院至合肥市第一人民醫院,診斷為:右肱骨骨折。同年10月1日出院。醫囑:休息一個月、加強營養和護理。高某支出醫療費61780.59元。其中,王某已經墊付6600元。另查,事故車輛系王某所有,事故發生時由王某駕駛。後高某訴至法院,請求判令上海霧博公司、王某賠償各項損失計66193.59元並承擔本案訴訟費。

  裁判結果

  肥東縣人民法院審理認為,網約車平臺公司是以互聯網技術為依托構建服務平臺,整合供需信息,使用符合條件的車輛和駕駛員,在運行過程中應當保證運營安全。王某接受『優步』出行平臺管理,並按照指派予以接單。由『優步』平臺先收取打車費用後再按一定比例支付給王某。在本起事故中,王某系履行『優步』出行與高某的客運合同,在履行合同過程中致乘客受傷,王某屬於提供勞務一方致他人損害,其因勞務造成他人損害的,『優步』出行平臺作為接受王某勞務的一方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經審查確認,高某因本起交通事故所造成的各項損失共計64843.59元。遂判決:上海霧博公司賠償高某各項損失計64843.59元。上海霧博公司不服,提出上訴。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上海霧博公司經營的『優步』網約車平臺作為一種新型的租車經營模式,按照《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第十六條的規定,網約車平臺公司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者,其身份屬於承運人,而非撮合乘客與注冊司機的居間平臺。結合高某向『優步』平臺發布約車信息、車輛由『優步』平臺指令、運輸服務費用向平臺進行支付等情形,均可以認定上海霧博公司與乘客高某之間形成了網絡交易平臺服務合同關系,上海霧博公司向高某提供運輸服務。上海霧博公司與王某之間則形成僱傭關系。一審判決由上海霧博公司承擔高某的人身損害賠償責任,並無不當。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4

  鮑某與繡美美容館健康權、身體權糾紛案

  提示

  消費者在美容服務過程中受到人身損害的,有權要求經營者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案情簡介

  鮑某有黃褐斑病史。2014年4月12日,鮑某在繡美美容館購買美容套餐,接受繡美美容館祛斑(淡斑)美容護理服務,雙方形成美容護理服務合同關系。2014年5月份,在一次美容服務過程中,鮑某面、頸部被燙傷。後鮑某的面頸部皮膚出現瘙癢、黑色素沈著等癥狀。繡美美容館的經營者馮某對鮑某進行了針對性護理,但並未改善其皮膚不良癥狀。2014年9月27日,應鮑某的請求,馮某陪其到黃山市人民醫院治療。該院診斷,鮑某病情為面部皮炎、色素斑。復診時,該院建議轉上級專科醫院診治。2015年2月28日、3月1日、3月10日,鮑某三次到杭州市第三人民醫院治療,花去醫療費828.96元。2015年3月10日,鮑某到杭州某醫療美容醫院治療,經治療,皮膚不良癥狀逐漸好轉。2016年4月2日,杭州某醫療美容醫院病歷顯示鮑某病情為斑塊淡化,建議繼續治療。鮑某在該院花去醫療費55268元,依據該院病歷處方自購中藥花費1034.61元。因多次赴杭州治療,鮑某花去住宿費1961元、交通費4175元,同時造成了必要的伙食損失。因賠償問題雙方未達成協議,鮑某訴至法院。審理過程中,繡美美容館提交書面申請,就以下事項請求司法鑒定:繡美美容館的美容護理行為與鮑某面頸部癥狀是否存在關聯性;假設具有關聯性,繡美美容館美容護理行為的參與度;鮑某不合理費用數額。2016年5月23日,歙縣人民法院技術科出具《終結對外委托鑒定說明書》,答復沒有司法鑒定機構受理該申請。

  裁判結果

  經歙縣人民法院主持,雙方當事人達成調解協議:由繡美美容館賠償鮑某62000元,一次性了結糾紛。

  案例5

  陶某與馬鞍山某超市產品責任糾紛案

  提示

  超市出售過期食品,消費者除要求賠償損失外,還可以向生產者或者經營者要求支付價款十倍或者損失三倍的賠償金;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一千元的,為一千元

  案情簡介

  2016年3月16日,陶某到馬鞍山某超市購買了『雙匯10支雞肉腸』1袋(價格為9.3元)、怡寶純淨水1瓶(價格為1.8元)等物品,合計價格44.10元,超市向陶某出具了購物機打發票。購物後陶某報警,稱購買的『雙匯10支雞肉腸』系過期食品,馬鞍山市公安局平湖派出所接警後出警,馬鞍山某超市稱陶某手持的過期食品不是在該超市購買的,並提供了監控錄像,但是錄像未能反映陶某存在調包的問題。陶某認為馬鞍山某超市銷售不符合食品安全標准的產品使其權益受到損害,且侮辱其調包詐騙,使其人格名譽受到侮辱,起訴要求超市賠禮道歉,並賠償消費者權益損害1000元、人格侮辱、名譽損失5000元,共計6000元。

  裁判結果

  馬鞍山市雨山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陶某提供的證據能夠相互印證,形成較為完整的證據鏈,馬鞍山某超市未能提供相反的證據加以推翻,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後果,故認定陶某持有的『雙匯10支雞肉腸』系該超市銷售。案涉『雙匯10支雞肉腸』生產日期為2015年8月31日、銷售日期為2016年3月16日,保質期為6個月,系過期食品,陶某訴請該超市支付賠償金1000元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依法予以支持。對於陶某訴請超市向其賠禮道歉、賠償人格侮辱、名譽損失的依據不足,不予支持。遂判決:馬鞍山某超市支付陶某賠償金1000元。馬鞍山某超市不服,提出上訴,認為訴爭產品並非其銷售。馬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陶某提供了購買案涉雞肉腸的發票,在發現產品質量有問題後馬上報警,派出所接警後出警,並未發現陶某在購買案涉產品的過程中有調包的行為,超市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6

  陶某與邢繡娘食品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

  提示

  消費者通過網絡交易平臺購買商品或者接受服務,其合法權益受到損害的,可以向銷售者或者服務者要求賠償

  案情簡介

  陶某分別於2015年5月11日、13日、21日在天貓網站上的『邢繡娘茶葉旗艦店』購買了邢繡娘食品公司佛蓮禪茶22盒,並支付購物款5236元。上述產品外包裝上標注,品名為邢繡娘佛蓮禪茶,原料為荷葉、蓮心,執行標准為Q/XXNO2-2009,食品生產許可證為QS421114020049。陶某認為訴爭產品中含有蓮心,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的規定,故起訴要求邢繡娘食品公司退還貨款並十倍賠償。

  裁判結果

  合肥市廬陽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雖購物發票上載明的是荷葉茶,但無邢繡娘食品公司向陶某實際出售、交付荷葉茶的相關證據,結合陶某提供的網絡購物訂單網頁截圖顯示的數量、金額均與發票中載明的數量、金額相互符合,故可認定陶某通過網絡購物平臺購買了邢繡娘食品公司生產經營的佛蓮禪茶產品。案涉產品作為普通食品屬於代用茶,根據農業部的有關規定,能作為果實類代用茶原料的蓮子心為去掉外殼的蓮子(果實),而非蓮子中間青綠色的胚芽(蓮子芯)。蓮子芯屬於中藥材,依法不得在食品中添加。邢繡娘食品公司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准的食品,陶某據此要求退還貨款並十倍賠償,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予以支持。遂判決:邢繡娘食品公司向陶某返還購物款5236元並賠償52360元。邢繡娘食品公司不服,提出上訴。合肥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來源:中安在線   作者:   編輯:楊楊
  • 徽文化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送戲進萬村 文化惠萬民

法治文化扮靚新春燈展

2018央視春晚總策劃:笑點與傳遞的...

吳宇森:我不是大師,我只是喜歡電影

全國人大財經委:證券法已通過人大...

合肥市工商部門發布 2017年流通領域商品質量報告

武大靖奪冠頭盔贈予北體大 足跡將現...

一言不合就拔槍!球隊老板衝場威脅裁判 比賽中斷

身體缺水會有早期提示

積極籌建『合肥市中醫院』

24小時新聞排行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廣告發布誠信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