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安徽新聞文體衛圖片

安徽導演周天虹執導黃梅調電影《長相知》
摘休斯頓電影節鉑金大獎

時間:2018-05-15 02:13:00

周天虹為年輕演員講戲

  中安在線、中安新聞客戶端訊 在剛剛落幕的第51屆休斯頓國際電影節上,兩位中國導演李偉、周天虹執導的電影《長相知》斬獲鉑金大獎。此前,該影片還榮獲2018年洛杉磯國際電影節最佳故事片獎。

  小成本、黃梅調電影,為什麼能屢獲國際大獎?現代電影敘事如何與民族戲曲藝術相結合,讓傳統藝術更貼近當代審美?導演周天虹講述了《長相知》背後的創作歷程。

  當電影手法遇上黃梅元素

  作為北美三大獨立電影節之一,休斯頓國際電影節所設獎項的權威性排序為評審團特別獎,鉑金獎,金獎,銀獎,銅獎,電影《長相知》榮獲的是僅次於特別獎的鉑金獎。

周天虹一招一式地為年輕演員示范動作

  影片評審意見中提到,『導演獨特而又富有完美想象力的拍攝風格』,『演員精美、優雅的演繹』是《長相知》獲獎的主要原因。

  在風格類型之外,評審意見更強調影片的拍攝風格,這符合周天虹對影片的定位,『一說黃梅戲,大家就會打下烙印,覺得你是戲曲,實際上我們就是電影。』為了避免觀眾先入為主,周天虹特意將電影定位為黃梅調電影,『就像印度電影,它沒有強調自己是什麼類型的電影,但根據影片節奏,想唱的時候就唱,想跳的時候就跳,觀眾並不會覺得突兀。』

周天虹在片場

  周天虹出生於影視世家,是著名導演胡連翠的女兒。『一直以來,很多老藝術家跟我母親講,其實黃梅戲是最適合做中國歌劇的。』在戲曲舞臺環境裡長大,又是電影學院科班出生的周天虹,一直想將民族戲曲藝術與現代電影敘事手法相結合,讓傳統藝術更符合當代審美。

  為了讓更多的人能夠看懂,母親胡連翠曾摒棄戲曲裡程式化的東西,但周天虹特別喜歡黃梅戲裡載歌載舞的元素,一直想把黃梅戲裡最美、最浪漫的元素拿出來,做一部電影,『只要不拖沓、用得好,程式化的東西用在電影裡也會很美。』

  《長相知》中,黃梅戲意蘊深長的唱詞和演員低回婉轉的演繹,讓影片散發出黃梅藝術獨有的婉約氣質,在此基礎之上,周天虹又大膽使用現代電影手法,影片中有一場戲中戲,戲臺上唱戲,戲臺下每個人心聲交織,加上出逃的蒙太奇穿插切換,讓觀眾看得特別過癮。

  盡管之前已經拍了不少片子,但周天虹一直遵循母親的拍攝理念。直到這部《長相知》,她完全跳了出來,按照自己的想法,打造出新時期黃梅調電影。

  創造黃梅戲作品最高收視

  在《長相知》創作中,為了節省經費,周天虹導演、制片人、編劇一肩挑,還請來同為導演的先生李偉,兼做攝影指導。

  因為經費有限,拍攝周期只有30多天,周天虹和團隊夜以繼日,『我先生有時候在現場很無奈,他說你多給我五天,我能拍得非常好。』但同時擔任制片人的周天虹時時都要考慮控制成本,片場時間每一秒鍾都要充分利用。

  為了在鏡頭前表現黃梅戲的魅力,《長相知》全部啟用黃梅戲演員。周天虹曾跟著母親從場記做起,對影視劇拍攝的各個環節都很熟悉,為了幫助年輕演員走出舞臺表演的慣性思維,周天虹一招一式地指導,最多的一個長鏡頭示范50遍,當時天氣非常炎熱,周天虹就帶著演員一遍一遍地練習,為了不穿幫甚至跪在地上給演員提詞。

  但周天虹覺得最苦的不是拍攝,而是『找錢』。在很多人眼裡,戲曲不賺錢,『當時拿著本子,無數次被人拒絕,從人家門裡出來,眼淚就在眼眶打轉。』有一次周天虹依然找錢無望,垂頭喪氣地回家。進家門的時候,當時纔三歲多的兒子懂事地過來給她拿拖鞋,『他那時候小小的,抱著我的腿說,媽媽不要難過,他們不知道你有多美好。』家人的支持和對黃梅戲的熱愛最終讓周天虹堅持了下來。

  很多時候就是這樣,艱難到一定程度,突然什麼都會變得順利。無數次碰壁後,周天虹順利找到投資,在拍攝過程中,更是得到很多人的幫助。

  『我的編劇王訓懷老師是一位纔華橫溢、精益求精的合作者,我們一起完成好幾部作品,她特別敬業而且有氣度。有一段唱詞我和王老師改了很多遍都不滿意,兩人都有點急了。當時我正在開省政協會,遇見了安徽大學文學院院長鮑恆,靈機一動,請鮑院長給點靈感,經過他的點睛之筆,唱詞的意境、美感全都出來了。』《長相知》裡有一場戲中戲,創造性地在黃梅調中穿插徽劇,拍戲的時候,徽京劇院送來劇院最漂亮的頭飾、戲服,無償供劇組使用。

  首映前夕,工作繁重,問題層出不窮,周天虹不得不每天下班開車到安慶做各種調試,凌晨再返回合肥。幸運的是,所有問題都在首映前最後一天圓滿解決了。

  好消息也頻繁傳來,先是電影頻道購買了《長相知》版權,收視列全國省級衛視第11位。後來一家公司購買了《長相知》中國大陸范圍內農村地區數字電影發行放映權,這意味著每年將有大量的觀眾可以欣賞到影片。另外,1905電影網上也可以點擊觀看《長相知》,為黃梅戲吸引更大受眾群。

  『我覺得最高興的一點,就是完成了自己一直以來想做的事情。』周天虹說。

  從黃梅戲音樂電視劇到黃梅調電影

  周天虹身上的大黃梅意識來源於母親胡連翠。

  上世紀80年代,胡連翠用大黃梅的理念,將古典名著改編成電視劇,首部作品、五集黃梅戲音樂電視劇《西廂記》一經播出後就引起轟動,開創了黃梅戲音樂電視劇這一樣式。

  小時候的周天虹幾乎沒有從醉心拍攝的母親那裡獲得過母性溫暖,周天虹兄妹一度稱呼母親為胡阿姨。

  在拍攝《啼笑因緣》時,胡連翠突然中風病倒。『那麼強悍的一個人,突然就躺在那裡。』從母親身上,周天虹認識到人生的無常,有限的時間裡,更應該選擇自己覺得有價值的事。

  為了繼續母親的事業,周天虹徹底投身黃梅戲影視劇創作,不僅圓滿續完了母親的作品,又繼續拍了《二月》、《潘張玉良》、《祝福》、《郎對花姐對花》,並在藝術上加進自己獨特的理解。

  去年,胡連翠導演又經歷了摔傷,之後一直躺在病床上,只有簡單的意識。 『我特別慶幸,當時堅持做了這個事情。』《長相知》碟片剛出來,周天虹立即拿到母親病床前,說『你看,媽媽,我們做出來了!』

  『我今天去看她還跟她開玩笑說,媽媽,你當年獲得了美國南海「金猴獎」,我現在超越你了,我們獲得了休斯頓國際電影節,而且我們賣錢了。』

  培育新生代黃梅戲粉絲

  不管是傳統藝術的現代呈現,還是用青年演員講青春故事,周天虹始終致力於讓傳統藝術煥發青春。

  『我不想說《長相知》是黃梅戲,但我們把黃梅戲裡最好聽的東西拿來,讓觀眾去聽。』在周天虹看來,傳承不是死板說教,不是跟觀眾說這是好東西、是國粹,觀眾就會看,得讓觀眾自己覺得好聽好看,『觀眾如果覺得這個調子怎麼這麼好聽,就會主動去了解。』

  身為政協委員,周天虹一直在為『戲曲進校園』鼓與呼,她認為許多年輕人之所以不熱衷戲曲,是因為在成長中接觸不夠。 『但戲曲進校園,不能僅是放一場戲,一定要用孩子樂見的形式。』周天虹說,孩子小小的心靈裡一旦有『黃梅戲』這三個字的烙印,長大了也許就會喜歡,但如果他連了解都不了解,就碰都不會碰。

  為了普及黃梅戲,周天虹到過多個高校開講座。一次到一個工科學校,跟周天虹對接的老師提前跟她打招呼,『如果中間學生走了,千萬不要生氣』。但那場講座,現場300多人最後一個都沒走。

  『時代在進步,如果忽略網絡,忽略影視平臺,忽略新媒體,忽略年輕人,就是死路一條。』周天虹說,黃梅戲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但如果真的到『遺產』那一步了,就真的很可悲了,『只有創新傳承,纔能讓經典成為流行,要讓戲曲在觀賞中「活」下去。』(記者 彭旖旎)

原標題:
來源:中安在線  作者:彭旖旎  編輯:唐娜
  • 徽文化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2018環巢湖全國自行車公開賽昨日舉行

芍藥花海展『非遺』

2017年中國紀錄電影迎來市場拐點

吳宇森:我不是大師,我只是喜歡電影

住建部出手!樓市再迎調控密集期 這...

高質量發展統計體系加快形成

高拉特嬌妻海邊甜吻 腹肌蠻腰天生一對

一言不合就拔槍!球隊老板衝場威脅裁判 比賽中斷

這些清洗蔬菜的誤區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出手 整治校園周邊『五毛食品』

24小時新聞排行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廣告發布誠信單位